֬W

西瀛海風─海流的故鄉

西瀛海風-百年悲傷

文章Lohas 發表於 2012年 8月 11日, 15:26

西瀛海風-百年悲傷
文:鄭同僚
 媽宮港灣開口向西,入口的兩端,北邊是媽宮港,南邊叫測天島。我的祖先,原本住在測天島,若要購物,就搖著漁船,穿過港口,到對岸媽宮。歷來,媽宮就是澎湖最熱鬧的市區。
 阮阿爸說,他小時聽阮阿祖嬤講,日本人剛統治澎湖時,真不講理。阿祖嬤有個小叔,為了辦喜事,搖著漁船,歡歡喜喜到媽宮採買交椅漆桌;不料,小船裝滿載後,才離港口,日本兵對著他們大叫。
 阮叔公祖聽不懂,看著舉槍的日本人,更驚慌,趕緊搖櫓要回對岸;沒想到,日本兵立即對他開火,一槍從背後貫穿到前胸,當場血流如注,立即喪生。船上其他的親戚,趕忙接力搖船,戴著叔公祖和桌椅回家。
 眼看兒子活生生出門辦喜事,卻變成冰冷屍體回到家,他母親日夜哭泣,終至失明。
 這次回澎湖,我又聽阿姑轉述阿祖嬤說的故事。離開阿姑家,走到附近的媽宮碼頭,遙看一水之隔的測天島,海水悠悠;我隔岸望著祖先流過汗流過淚的海角,隱隱然仍能感受當年乍失愛子母親的百年悲傷。
Lohas
系統管理員
 
文章: 9394
註冊時間: 2008年 3月 9日, 09:11
來自: 樂活澎湖灣

西瀛海風-汽水情緣

文章Lohas 發表於 2012年 8月 30日, 16:26

西瀛海風-汽水情緣
 我小時候,阮阿母很小心節省每一分錢,只有過年和中元普渡,才有機會喝到汽水,平常只能空望想。有一天,鄰居辦婚宴,阿爸加班,阿公要念國二的我代表去吃酒席,見見世面。
 上天有德,開宴前,桌上竟有好幾瓶汽水。我和另一個小孩,不由分說,就開始喝了起來。冒著泡泡,甜甜的汽水,入口好像一朵朵醇美漂浮的小小花,花開又花落,切切撫慰著我們每一吋的味蕾。
 我們一杯又一杯,桌上的汽水竟被喝完了。等到菜一上來,兩人只吃一道,就覺得胃部翻攪,再也無法忍受腹內天女散花,趕快跑到辦桌現場海邊,對著拍岸的浪,看著遠方亮亮的馬公港,吐得東倒西歪。
 那晚提早回來。阮阿公問我吃得如何,我那時卻只剩苦笑的力氣了。
(鄭同僚)
Lohas
系統管理員
 
文章: 9394
註冊時間: 2008年 3月 9日, 09:11
來自: 樂活澎湖灣

烏仔草

文章Lohas 發表於 2012年 9月 14日, 00:17

烏仔草
文:鄭同僚
 海島上,長著一種貼生在地表,開粉紫花的小草,叫烏仔草。烏仔草整株都有輕微毒素,若拿來搗碎,加一點水,它的汁液飄散所及,能讓鄰近水域的游魚昏迷漂浮,輕鬆就逮。
 可是,小時候,若我們小孩使用烏仔草,不但會被大人責備,也會被同儕排斥;原因不只是因為擔心抓到的魚有餘毒不能吃,更因為大家相信,用烏仔草毒魚,會影響到大家賴以維生的海洋生態。
 所以,雖然烏仔草是隨手可得的,村子裡的大人小孩,卻是不屑使用的。那時候,人們敬天畏神,人和環境是互相依賴的,面對茫茫大海,沒有人相信人定勝天。
Lohas
系統管理員
 
文章: 9394
註冊時間: 2008年 3月 9日, 09:11
來自: 樂活澎湖灣

西瀛海風

文章Lohas 發表於 2012年 10月 2日, 17:30

西瀛海風
 滄海艱苦人我家以前的小漁船純靠人力搖著櫓行駛,船身小,除了漁網魚簍,只能容納五個人,除了我阿爸,又僱了四個鄉親鄰居,一條船,勉強養活了五家人。
 漁船每天下午出海,天黑後,先亮燈集魚,再下網捕魚,隔天天亮返航;這中間得吃一頓晚餐,一頓宵夜。
 阮阿爸說,每天中午,阮阿嬤都會煮一大斗蕃薯簽糜,然後和漁網一起扛下船。當年有個鄰居家裡很窮,總是忍著沒在自家吃,等下午船開航後,就趕快拼命挖著蕃薯簽糜大吃一頓;大家知道他家最艱苦,同是滄海艱苦人,也就都沒說什麼。
 五個使力討海的大男人,兩餐就只靠那一斗蕃薯簽粥,自然很快斗桶內就空了。阿爸說,他那時年輕力壯,又當船東,都得扛起搖櫓大任。有時頂風前進很耗力,很需要補充能量,但看斗桶內,已經所剩無幾,常常只能用瓢子撈一點殘存飄盪在湯中的簽絲,聊為果腹。
 每回天亮收網後,搖櫓返家的路上,他幾乎都只能嚥著口水,咬著牙,使盡全身力氣,將船搖回媽宮碼頭去卸貨賣魚。阿爸說,那種捕魚的日子啊,現在想起來都還想流目屎。
        投稿:鄭同僚
Lohas
系統管理員
 
文章: 9394
註冊時間: 2008年 3月 9日, 09:11
來自: 樂活澎湖灣

西瀛海風-滿眼風光西嶼行

文章Lohas 發表於 2013年 4月 24日, 15:43

西瀛海風-滿眼風光西嶼行

文:張淑貞
 感謝摯友相邀,車子開在沿海公路,進入西嶼鄉,舉目四眺,蒼翠直逼眼前,觸目所及,視野盡是一片清淨透亮,空曠的野地上,麻雀呼朋引伴在飛落處啄食,再以生動的剪影飛起,留下鳥鳴。坡地上的花花草草「與春天有約」,不約而同地吐蕾綻放,好個「人間清明四月天」。
 當我們抵達西嶼東臺軍事史蹟園地,進入西堡壘內的東昌營區,穿過綠廊,成排蒼勁的老榕樹,笑彎了腰,列隊相迎;令人訝異的是,氣根或垂直、或盤繞交錯,根深柢固地盤據在土垣上,蔚為奇觀。春風微微,老榕樹葉影搖曳,樹下佇足停留,感受到的是千金難買的清涼人間。
 周邊兵舍、庫房、堡壘、砲座依舊,但已人去營空,唯有木造結構的屋頂天花、梁柱、空靈的杉木散發出的靜香流轉,為鮮為人知的軍事祕境,點綴了一點柔情。而堡壘向外望遠的視窗,皆被蔓延的木麻黃遮住,殊為可惜。而多條地下坑道,伸手不見五指,好奇心的驅使,真想進入一窺究竟,但是不敢。
 再往前,從石板階梯拾級而上,登高望遠,景致一變,藍天迎我,風吹著我,我在風中俯瞰人寰處,遠看外垵村莊,不由得想到矗立在山上的燈塔,與富庶的漁村景象,尤其是每年元宵節,火樹銀花的漁港燈火。
 近看內垵社區,港灣內行駛的漁船,宛如一幅動畫,而新舊屋舍交布的紅瓦、白牆,呈現的是一片寧靜安詳。再看浩瀚的台灣海峽,海水藍藍藍,人世的喧囂,悲、歡、離、合,頓成「海-闊-天-空」。軍事古蹟園區景觀的自然風韻,令人陶醉。
 而最印象深刻的是先人努力的身影,引發的心靈觸動;很難想像這座建於1903年,距今110年的牆垣建築,依然堅固如磐石,而最珍貴而引以為傲的石材,是取之澎湖沈埋地底的玄武岩,一塊一塊砌出堅厚的牆壁,它不但護土,更為修築的堡壘作了最佳的掩體。看著線條與岩石的組合,凸顯了先人建築的智慧,更領略了日治時代軍兵剛健質樸的文化特質。
 台灣光復後,國軍進駐,扼守澎湖,守護彊土,把軍事園區維護得相當完整,造就了百年不朽的傑作,更為軍事園區增添了百年不朽的藝術能量,只因為它有古建築特有的尊嚴與蒼桑美感,而更值得炫耀的是,優質的玄武岩可是我們的「澎湖之寶」,想不到在這山之巔,海之隅,留下歷史的光,依然閃爍。
 回程路過一條往東台古堡的濱海公路,兩邊植草,路中央和兩側鋪設混凝土,形成一條很特殊的道路,感佩築路工人充滿創意的構思。車過二崁,一座「香」公所,看了讓人不禁莞爾。「幽默可真是最高的智慧。」
 滿眼風光西嶼行,除了對一個時代的追懷,更感動於軍方釋出這塊「寶地」,將歷史的記憶與大自然之美開放給人民,讓西嶼東臺軍事史蹟園區,以一種尊嚴和可親的姿態,與人群和諧若共存,不但對歷史多了敬意,相信文化自然有了高度。
Lohas
系統管理員
 
文章: 9394
註冊時間: 2008年 3月 9日, 09:11
來自: 樂活澎湖灣


上一頁

回到 國民旅遊叢書Books

誰在線上

正在瀏覽這個版面的使用者: 沒有註冊會員 和 1 位訪客